哈尔滨发现1例阳性女性

哈尔滨发现1例阳性女性

张景岳以温疫本即伤寒,多发于春夏,必待日数足,然后得汗而解,此与《金匮》百合病之义同,皆有内伏之邪故也。 今病人上眼皮红肿痛甚,又见口渴饮冷,明明胃火已盛,津液已伤,此际若不急用人参以扶元阴,石膏以清胃热,知母以滋化源,甘草、粳米以培中气,势必灼尽津液,为害匪轻。

 查滋肾丸系李东垣所订,本以治下焦湿热,小便癃闭,故用知、柏苦寒,清热、燥湿而兼滋阴,更配少许肉桂温养肾阳蒸水化气,而小便自通。附子一枚白术五钱干姜五钱人参二钱炙甘草三钱炙按附子理中汤一方,乃先后并补之方也。

至于久病恶寒,明系元阳不足,不同于表症恶寒之重被不温,而是得暖即解,两者极易区别。 此病腹痛、舌青、食少,纯是一片阴寒景象,而断为下焦阳虚不能化阴,故治以四逆汤加桂。

故笔之于此,以俟识者。虑其大便复闭,阳邪复聚,仍以养阴通府。

又气交变大论曰:岁金太过,燥气流行。余之所论,言其变也。

推其源,多起于梦中遗精,忽觉而提其气以留之,不能复位,发泄不畅,当心气下降而便溺,败精欲出而不能出,故小便痛甚,此受病之根也。《五行传》曰:南方淫惑之气所生,故谓之蜮。

Leave a Reply